山西煤老板退出煤炭行业3000亿资金去向引关注

19
05月

  本报讯 如今,从煤炭行业逐步退出的山西“煤老板”们,正在积极寻求新的投资领域。然而,手握大量资金的“煤老板”却发现,转型之路充满荆棘。

  今年,山西省利用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产业洗牌机遇,断然终结“小煤矿”时代,大步推进“大煤炭经济”。到2010年底,山西省原有的2600座煤矿将只保留1000座。这意味着,山西数千名“煤老板”将从煤炭经营前台隐退,成为幕后的股东,或者从煤炭产业退出,进入新的投资和产业领域。而据业内人士估计,山西各地“煤老板”手中大约有3000亿元的资金。

  据了解,不少“煤老板”转型对高效农业、园区农业、生态农业等现代农业形态兴趣浓厚;也有“煤老板”到省科技厅和科技协会咨询,寻找投资高新技术的项目;而一些“煤老板”则进入了小额金融领域。

  虽然部分“煤老板”在初涉非煤产业中尝到了甜头,但是“煤老板”转型路程并非一帆风顺。在曾被誉为孝义市煤焦行业转型的“明星企业”田源阳光农副产品有限公司,记者看到的是一副破败景象。公司董事长郭连生是当地颇有名气的“煤老板”,前几年进入高科技农业。“田源阳光”占地2000余亩,固定资产5800多万元。如今,“田源阳光”已经是一副废弃厂房的景象。除了农业加工,“田园阳光”在餐饮娱乐、旅游度假等多个领域的扩张遇到困难。

  分析人士认为,“煤老板”所具备的文化知识背景和经营素质比较低,是其转型困难的原因之一。孝义市中小企业局一位负责人分析,“小煤矿利润大,但属于粗放式管理,技术含量也不高;但高科技农业和服务业,既要求精细管理,更有技术门槛;人才、管理技术跟不上显然具有很大经营风险。”

  同时,有专家认为,民营企业投资仍受到诸多制约和瓶颈,也是“煤老板”转型困难的重要原因。今年以来,山西省政府多次召开座谈会,认真听取了大中小三类民营企业的意见,民营企业转型的难点集中在土地供应、环境容量、融资支持、财政扶持、税费优惠、项目审批等几个关键环节。

  山西省利用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产业洗牌机遇,断然终结“小煤矿”时代,大步推进“大煤炭经济”。目前,煤炭资源整合和煤矿兼并重组工作有序推进。到2010年底,山西省原有的2600座煤矿将只保留1000座煤矿,兼并重组整合后的煤炭企业规模原则上不低于年产300万吨,单井生产规模原则上不低于90万吨。这意味着,山西数千名“煤老板”将从煤炭经营前台隐退,成为幕后的股东,或者从煤炭产业退出,进入新的投资和产业领域。山西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山西省经济学会副秘书长焦斌龙认为,山西煤老板转型分为两个阶段:2008年以前,在煤焦产业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部分人考虑到资源的不可再生性,主动转向“可持续发展”之路;2008年以后,是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市场倒逼机制,大量煤老板被迫集体转型。

  初涉“非煤”产业 有点甜

  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煤炭焦炭等能源产业形势发生了“由沸点到冰点”的逆转,山西省地方中小煤矿纷纷限产停产,谋求转产转型。一些煤焦领域的民营企业家在农业、旅游服务业、金融、信息甚至高新产业又打开了一扇门,初尝非煤产业“反危机”逆势而上的甜头。

  靠承包煤矿发家转投农产品深加工

  在位于孝义市下栅乡西安生村的铭信禽业有限公司,数百名身着制服的青年工人正在流水生产线上处理肉鸭。下栅乡乡长梁洪向记者介绍,目前该厂有600多名员工,底薪为1300元加绩效工资,算是当地的高工资。

  铭信公司曾是孝义市第一家对煤焦油进行规模化、精细化深加工的企业,资本积累迅速。“原来那种高污染、高耗能的企业模式肯定不会长久,资源必然有枯竭的一天,还有环保的压力、社会的压力……”董事长薛宇铭说。2006年孝义市出台一系列政策鼓励煤炭企业转产,薛宇铭将转型发展的目标锁在了农产品深加工上,“本地玉米种植量大,可以作为旱鸭的饲料;土地多,发展养殖小区的条件好;政府在资金、土地方面承诺优惠条件。”

  2008年9月,投资2.1亿元、年产1000万只生态肉鸭的养殖及深加工项目一期工程完工,建成了全国第四、山西最大的生态肉鸭养殖加工基地。

  薛宇铭说:“煤矿、洗煤厂、焦化厂,金融危机一来,全部是减人减薪,但咱们公司现在不仅不减人不减薪,到目前为止还在招人,还带动了一大部分养殖户、种植户。”

  据介绍,禽业基地目前日产15000只,四川、江苏、广州、新疆等地都有固定客户。“在当前市场价格偏低的情况下,能保证收支持平,略有收益。”薛宇铭说,目前每吨5600元的出厂价还有很大上升空间,而该基地目前还有一半产能闲置。

  据了解,像这种养殖小区孝义市共有35个,该乡就有7个。“铭信这种公司+基地+农户的经营运作模式带动了本地大小养殖户220户,从事商品鸭养殖人2000多人,社会效益显而易见。”下栅乡党委书记武锦平说。下栅乡一位养殖户承包了十八个鸭棚,他说,“一个棚500只鸭,大概能赚一万二三,一年一个棚能喂7批,能赚8万块钱。”

  在吕梁市中阳县,记者看到漫山遍野核桃树结出了绿色的果实,一户种植户告诉记者,收成全部由山西慧仁核桃食品有限公司按市场价收购。公司董事长袁锦伟也是一位靠承包煤矿发家、转投农产品深加工的“煤老板”。中阳县提出了实施10万亩核桃富民战略,袁锦伟认为这是个将吕梁山特色农产品推出去的好机会,他筹资1亿多元,建设了年产万吨的核桃加工厂,主要生产冷榨核桃油、核桃休闲食品和小杂粮等。

  2009年,公司投资4000万元,启动核桃深加工二期项目,以公司+农户+基地+科技的形式,将农民生产的农产品全部收购加工,目前已带动3万农户共计10万农民种植经济作物。

  不少煤老板转型对高效农业、园区农业、生态农业等现代农业形态兴趣浓厚。在孝义市高阳农业科技园区,记者采访到原来从事煤炭开采、现在经营淀粉业的山西惠农淀粉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郭治山。谈起“从黑到白”的转产他信心很足,“投产以后一年内可以生产淀粉12万吨,产值是3亿多元,产生利税2900万,还能带动咱们当地玉米、土豆的种植。”

  义恒泰焦化厂组建恒泰科技生态有限公司,投资5000万元培育了“土肥--种植--加工--销售”的立体化良性循环农业模式,形成集园林绿化、花卉、水族、特色养殖、绿色食品开发和生态旅游为一体的产业链。

  创办第一个农村“大学生创业园区”

  最近,32岁的太原市晋源区“煤老板”武拥军创建了山西省第一个农村“大学生创业园区”。

  2005年武拥军通过开煤矿,武拥军积累了2000多万元资金。他意识到小煤矿很难有长远发展,果断地开始转型。2006年他在王郭村种植了1000亩水稻,希望重塑晋祠大米的品牌。

  2008年,武拥军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兴办一个大学生创业园区,既能为大学生提供创业机会,同时也可以通过提升产业的科技含量,实现旅游和农业资源价值的最大化。为了让这个想法实现,武拥军多次前往北京咨询专家,探讨项目的可行性。经过不断调整方案,他将园区规划为荷花观赏区、蔬菜大棚区、户外活动区、种植区、养殖区、养生堂6个功能区,可以同时满足旅游观光、生态农业的需要。

  从今年5月开始,武拥军到省内高校招聘大学生,他的创业理念得到了很多大学生的响应。到8月底,陆续与来自山西大学、山西财经大学、山西农业大学、太原理工大学等高校的32位大学在校生及毕业生签约。按照合同,大学生们只负责智力投资,所有的项目科研经费由武拥军提供,项目合作期间,武拥军为大学生们支付工资。项目产生效益后,武拥军与合作者按不同股权分成。

  目前,武拥军已向园区投入近500万元,园区功能区划分初见规模。园区还吸引了创业初成的大学生“小老板”加盟。29岁的侯煜毕业于北方交大,他和毕业于山西大学的妻子李娜,一道从五府营村来到“王郭村大学生创业园区”,用三个大棚种植新品种草莓“甜查理”,单果像高尔夫球般大,销售十分抢手。

  150多亿元民资注入小额金融领域

  1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时,转产的“煤老板”一般离不开自己熟悉的行业和地区。焦斌龙举例说,例如“煤老板”们在清徐进行农业产业化经营、在吕梁种植经济林、在孝义发展禽业、还有运城的饮料业、忻州的房地产业等。有的“煤老板”走出山西,到新疆、内蒙古、陕西等地,承包煤矿、油田、气田,重回自己熟悉又利润高的能源领域。

  但此轮转型,却有点“360行,行行出状元”的意味。从记者的掌握情况分析,有挺进汽车制造业和航空运输业,占领实体产业高端的;有投资文化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开发建设旅游景区,运作十分成功;有投资信息产业,最近有一家煤焦加工行业的老板转投高科技领域,将电子商务运用到能源领域,建立“中国煤炭信息网”;更有进军农村金融业,今年上半年,山西已经有数十家小额贷款公司相继成立,150多亿元民间资本注入了小额金融领域,而在这些排队进入资本市场的小额贷款公司中,由“煤老板”投入的资本占到多数。

  令人刮目相看的是,一向被看作文化素质不高的“煤老板”大胆涉足高新技术产业。在吕梁市,车安奎出手1000万元购买专利,与中科院合作进行技术攻关,投资2亿多元建起了提取红枣精华素的新型红枣加工厂,利用高科技从红枣中提取环磷酸腺苷,临床用于治疗静脉阻塞及防癌。张锦忠拥有7项专利投资上千万元研发废旧轮胎无污染加工利用;田向东自主研发农产品深加工技术和设备,获得6项专利。

  山西省科技厅长廉毅敏介绍说,今年以来,不断有煤焦领域的民营企业家到厅里和科技协会咨询,寻找投资高新技术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