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选秀十年”10大关键词 选手人数超百万

19
05月

  中国选秀历经独立创作、遍地开花、产量井喷、版权引进和优胜劣汰之后,无疑会形成独特的文化气质,也培养出审美取向更加健康的观众。接下来的几年,选秀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把选秀形成生态健康的大产业,明星培养如何更加完善。下个十年,我们或许可以用另一个角度,梳理中国选秀。

  选秀元年

  在2004年的《超级女声》之前一年,湖南娱乐频道联合天娱推出中国第一档真人秀节目《超级男声》。把性别标明,把音乐素养、选手来路、唱法模糊,歌手没有正襟危坐,没有一板一眼,一股子新鲜世代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开始崭露头角。可惜这一届的超级男声仅仅停留在湖南省内,虽报名人数过万,但影响力尚未扩展到全国。

  超级女声

  2004年7月18日,《超级女声》在真正意义上改变了中国娱乐圈的成名通道。搭载了娱乐至上覆盖全国的湖南卫视,这一年的超女以不可抵挡的攻势席卷大中华。这样一群阳光的、敢唱的、热血的少女颠覆了世纪初国人的价值观。其后两年诞生的超级女声们,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尚雯婕,历经十年,仍是华语圈内炙手可热的一线歌手。经权威机构调查,2004年首届超女的美誉度超过25%,这几乎是中国电视选秀后来发展不可逾越的高度。

  选秀井喷

  在2003年首届《超级男声》之后,湖南卫视带来的真人秀热潮真正开始了。东方卫视迅速加入这场电视大战,2004年启动《我型我秀》,连办6年,这样的连贯性也是目前音乐真人秀的纪录保持者。同一年,央视的《梦想中国》正式启动,虽然在年轻群体中的美誉度不及前二位,但依托庞大的收视基数,依旧是那一年的娱乐样板。2008年,东方卫视继续出动《加油好男人》。这一年,东方卫视开始理清头绪,把全才艺概念引入选秀。

  选秀低潮

  电视收视率在选秀连续5年的保驾护航之后,2008年,成了各大选秀的拐点。各大电视台砸金砖、拼话题、恶性炒作,终于令主管部门开刀整顿。这一年湖南卫视停办一年选秀,直到2009年才借尸还魂,更名《快乐女声》回归十点档。同时,《我型我秀》、《加油好男儿》、《绝对唱响》等悉数停办。从2008年到2010年间,中国选秀市场看上去很美,但收益萧索。这三年,各大卫视绞尽脑汁,试图称霸黄金档,但却纷纷遭遇滑铁卢。

  引进版权

  2010年5月,东方卫视开了一个新头,引进《达人》系列,打造《中国达人秀》。这是中国选秀史上第一次引进国外节目版权。东方卫视在2010年成为了各大卫视中突起的异军。其后版权引进成了一个新的省时省力有保障的捷径,各大卫视不惜血本纷纷引进。其后的2011年,“引进版权”像炸弹一样,炸翻了整个选秀市场。这一年,《Xfactor》落户辽宁卫视,更名《激情唱响》;东南卫视引进《欢乐合唱团》;深圳卫视引进《伟大的歌》。2012年浙江卫视引进《中国好声音》;2013年东方卫视引进《中国梦之声》;2013年《X Factor》转战湖南卫视,更名《中国最强音》。可以这么说,近几年电视屏幕上的选秀,娘家都不是中国。但这几年的引进,成就了一批电视从业人,在音乐市场得以提振的同时,选秀节目质量急速上升,造星质量,也不同往日。

  老歌手回炉

  在一片引进版权节目中,湖南卫视再度成为焦点。2013年4月,湖南卫视从韩国引进《我是歌手》。和发掘新人不同,《我是歌手》几乎是“咸鱼翻身”的最佳教科书。7个人的场上成员,或者是名气稍弱的歌手,或者是有着辉煌销量的过气歌手,重新比拼。紧接着,同年5月,安徽卫视开启《我为歌狂》,田震担当主持人再战沙场。罗中旭、伍思凯一众圈中走老,怒刷存在感。相比之下,安徽卫视平台稍弱,市场影响力自然不及湖南卫视。而回炉战役中,最凶狠的是2013年深圳卫视改良的《金钟奖》。将老歌手以唱片公司分作战队,引入体育赛事规则,展开音乐联赛,就连主持人都换成黄健翔和高晓松,无论是娱乐性还是观赏性,都做到了极致。

  交叉赶场

  在唱片圈,有一群人极为尴尬。既无法德高望重参加《我是歌手》,又无法放下身段跑酒吧。这该如何是好?于是这群歌手开始从一个选秀走出,再去另一个选秀镀金。几大新选秀成了旧人集散地。《中国好声音》里看到了参加过《花儿朵朵》的徐海星、参加过《快乐女声》的吉克隽逸,参加过《快乐男声》的平安、参加过《超级星光大道》的刘明湘,参加过青歌赛的姚贝娜。当然,还有发过唱片,有了名气的圈中走老,像是金志文、阿兰、金池、李琛、莫艳琳、金润吉、陈昕、关�础⒘跷慕埽�也分批回归。根据不权威统计,当下的大型选秀参赛选手构成可以这么分配:40%的选秀歌手+40%的专业歌手+20%的草根歌手。

  100万

  权威统计数据显示,历经十年选秀,中国参加过选秀的选手超过100万。而真正能够得以成名发片的,不足千分之一。除却技不如人被淘汰的,剩下的会唱会跳有卖相的人去了哪里?这就没有必要继续深究,我们需要了解的是,唱片市场规模不会因为选秀节目暴涨而扩容,原来星空就已经很拥挤,再容下新人,需要时间也需要机缘。

  8000万

  选秀发展到当下,不再仅仅靠创意和煽情桥段,系统精密的舞台呈现,深度广度的二次开发,大规模的资金投入,也都是各大卫视间的暗战。拿《中国好声音》为例,制作成本高达8000万。这样的成本来自哪里,音响设备2000万不说,就连一把椅子都要80万。这样的成本当然可以顺利回收,但很多人会心生疑问,这么高昂的制作成本,后期的选手都争气吗?其实选秀的电视展示部分,仅仅是产业链很小的一环。前期的后期的,上线的下线的,这远不是普通民众可以了解到的。

  版权输出

  在历经选秀疯狂的引进版权之后,各大卫视经过本土化和再造,一批有着极大竞争力的节目开始输出。浙江卫视的《中国梦想秀》海外版权输出给英国BBCW,《非诚勿扰》海外输出给了津巴布韦;而音乐类选秀中,《声动亚洲》成功落户韩国,江苏卫视的《全能星战》和以色列签署了版权合同。这都在说明,中国选秀在爆炸式发展之后,有了自己独到的文化套路,而这个套路也是可以很好地适应国外背景的。

  (撰文 王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