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编打车软件是行政监管越界

19
05月

  27日,交通运输部在其官网发布《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意见稿提出,未来将对出租汽车电召实行统一管理。(《新京报》5月28日)

  不可否认,打车软件的确存在诸多问题,例如,不会用软件的老年人打不到车,路边招手的乘客打不到车,司机开车期间关注消息危害乘客安全等等,都为公众所诟病。

  矫正出租车行业存在的诸多弊端,最根本还是要打破出租车垄断,充分放开市场,最终优胜劣汰,还乘客以规范、文明的出租车市场。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一刀切地直接将打车软件收编,上交交通运输部门统一管理。

  为何这么说呢,因为之前交通运输部门不是没搞过统一启用电召平台。各地无论当初宣传得多么好,一到实际应用上就抓瞎,可见,由政府主导的城市出租汽车电召管理,丝毫没有缓解打车难的问题。倒是快的与嘀嘀的鹬蚌相争,让打车软件平台做得风生水起。如今,将已经运行日趋成熟的打车软件从民营公司手中拿走,交由政府部门管理,难道会做得更好?这恐怕要打一个问号。

  其实,交通运输部门收编打车软件,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无法避免,那就是安装统一软件的钱谁出。按目前的市场价,这套设备差不多千元左右。当初快的与嘀嘀安装设备时都是腾讯与阿里掏钱,可是政府并不产生财富,这笔钱无论是公司出还是司机个人出,最终无疑都会化成运营成本,由司机和乘客埋单。

  十八大报告提出,要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继续简政放权。5月26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15次学习时还强调:各级政府一定要严格依法行政,切实履行职责,该管的事一定要管好、管到位,该放的权一定要放足、放到位,坚决克服政府职能错位、越位、缺位现象。打车软件何去何从,应该由市场说了算。(陈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