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推广先看病后付费仍需制度保障

19
05月

  去医院看病,一般都是先看病,再交费,然后拿药。但从5月1日起,广州番禺一医院尝试打破这一固有医疗服务模式,患者看病后按自己的实际满意度高低,自由交费。这种模式推行近个月,参与患者有4400人,没有一人逃单不交钱。

  对于医疗机构,治病救人是其天职。但有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到医疗设施、医疗器械的投入,小到各种医用耗材,无不构成治病救人的必须成本。从这个角度来看,“先看病后付费”的模式,有望让医疗机构治病救人的天职回归本义。

  从广州这家医院的试点来看,参与患者有4400人,没有一人逃单,因患者自主定价亏损的27万元,也完全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这一结果似乎说明,医疗的公益性与先行救治,完全可以大胆推行,而不必有太多的后顾之忧。

  乍看之下,零欠费率的确相当完美,患者自主定价的亏损也完全在院方可承受范围之内。但是,仅此恐怕还不能证明“先看病后付费”模式可以推而广之。一则,作为一家民营专科医院的试点,其实验结果是否具有普适性,其实还需要打个问号;二则,既然患者定价造成了亏损,说明这仍然存在漏洞,14%的亏损不是个小数目,最终由谁来埋单,仍然需要明确。

  一言以蔽之,“先看病后付费”试验无人逃单,这看上去很美,但却不能因此便得出过于乐观的结论,也不能就此掩饰其背后的问题,如何通过制度的完善来保证“先看病后付费”模式的良性运行,仍然是绕不过的课题。(武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