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培训“富二代”有“越位”之嫌

19
05月

  近日,广东佛山首批48名青年民营企业家结束了在国企的半年挂职,48人中过半都是“富二代”。据悉,2009年江苏、浙江温州等地用党校或自己开设培训班培训“富二代”。这种针对企业家子弟的政府“培养”,引发了舆论争议。

  明显已经具备了较强发展优势的“富二代”们,却享受来自政府的特殊“关照”,这种不合一般常理的“济富”,让人很自然就会产生“是否有必要”的疑问。然而,我们注意到,在普遍的质疑声中,却也不乏一些不同的论调。

  有的认为政府此举并无不当,指出“富二代”的接班问题是很多民营企业的现实问题,政府花这笔钱确有必要;有的则断言,公众因为看到“富二代”字眼,被情绪所左右,对公平有所误解――按这些说法,颇有几分“群众不明真相”的意味。

  非常有必要指出的是,事情其实没有那么复杂。无论政府搞挂职、培训的出发点有多“善意”,作为市场的监管者,政府却将手直接伸向了市场主体,甚至去干预企业内部乃至企业家的家庭事务,这在当下厘清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改革目标下,明显有“越位”之嫌。

  首先,民营企业的“接班”问题是企业自己的事。在现代企业构架之下,是不是必由“二代”来接班,并无定论。即使是那些打算延续家族式管理的民企,“二代”愿不愿意接班,更多时候是家事。张家想让孩子当科学家,李家想让孩子当音乐家,都属于家庭和个人的私事。而企业家本也不是什么特殊职业,政府的频频躬亲培养,难免让人怀疑其公平性。

  其次,在某些政府官员看来,“富二代”普遍存在信仰缺失、使命感弱、移民倾向强等问题,他们亟须加强教育。从当前的媒体报道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对于“富二代”的素质担忧,确有其现实指向。但是,富裕家庭的教育困惑,更是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在不断增长的物质财富和世界多元文化的冲击下,如何调整心态、明确价值取向,是全社会都要面临的重大课题。如果政府试图用单薄的行政之手培养出优秀的企业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可见,所谓的“善意”初衷和“合理因素”,都经不起推敲。要让改革开放的步子迈得更大,民营企业将在市场经济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国家和社会都期待民营企业的壮大。但是,为了促进市场的繁荣,政府除了要进一步简政放权,不给企业制造障碍以外,也不能走向另一端。一味以直接干预的形式“帮扶”企业成长,滥发补贴、给予政策优惠,针对优势企业的特殊优待,甚至连“接班人”的培养都要包办代办,从整个市场环境来看,是对公平原则的破坏,一定程度上扰乱正常竞争秩序。

  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各自归位,是当前各个领域都要认真思索与践行的一大主题。包揽一切的全能政府,不仅没有必要,也不现实。对于市场,政府的责任在于依法为企业营造一个公平、便利的生存和发展环境,让企业得以充分发挥创造的活力;对于社会,政府要认识到行政力量的有限性和作为的边界,充分相信社会的自我调节和完善能力。(评论员 李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