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官离任应过一次“安检门”

19
05月

  目前,广东基本完成对“裸官”任职岗位集中调整工作,其中调整市厅级干部9名。广东省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透露:“今后,对‘裸官’发现一起,处理一起。”(见5月29日《人民日报》)

  裸官问题,小则涉及忠诚度、廉洁度,大则涉及社会公平正义和国家安全。我国越来越重视裸官问题了。广东要求,“裸官”不但不能提拔,已在重要岗位上的也要调整。通过全面摸底调查,通过限时倒逼机制,要求裸官治理省管干部要在4月底前基本完成,其他干部在5月底前基本完成。广东治裸官,力度之大,态度之坚决,值得点个赞。

  不过,裸官离去之时,尤其需要过一道“安检门”。

  通过审计、纪律检查之类的“安检”程序,本来就是权力相伴的常态。在正常条件下,官员退出重要岗位,本来就需要进行离任审计,述职述廉、纪检监察之类的环节,这既是对官员负责,也是对官员任期中德能勤绩廉的一次大检阅。裸官退出,其不论是选择裸退,还是调整到非重要岗位,不能因为是集中治理,就可以打马虎眼,更不能因为是“组织要我退”,就产生对个人“安检”放过一马的诉求。

  事实上,通过“安检门”,不只是对组织负责,对历史负责,更是对裸官本人负责。裸官贪腐现象较为严重,一些裸官不只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甚至于一有风吹草动就选择叛逃的情形也时有发生。部分裸官所为,已难免使全体裸官有背负原罪的嫌疑。正是在这一次治理中,广州市委前副书记方旋不久前提前5个月裸退,就曾引发舆论对其人品官品的物议纷纷。让裸官过一下“安检门”,既是对裸官清廉成色的鉴定,又能让治理后的裸官们更为安心。

  通过“安检门”,还能为裸官治理提供样本。广东的裸官治理是一个有益的尝试,不过,我国裸官生态和清廉成色到底如何?目前似乎尚无权威答案。而裸官退出重要岗位之后,还需要如何加密监管?也是一个需要长期实践摸索的过程。正因如此,广东的裸官治理,绝不能在运动式治理中忽视了纪检和审计约束。感情是感情,法纪是法纪,一码归一码,不能互相代替。(武汉 职员 采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