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华裔政坛新生代施伟明:从无证者到巴黎副区长

19
05月

法国华裔政坛新生代施伟明:从无证者到巴黎副区长 施伟明接受记者专访。(法国《欧洲时报》/黄冠杰 摄)

  中新网4月29日电 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巴黎20区的美丽城街区随着2010年6月20日的华人“反暴力、要安全”3万人大游行而被大家所关注和认识。美丽城街是巴黎19区和20区的分界线,隶属巴黎20区。而施伟明也是经过这场游行后逐渐走向台前,并最终被当地政府所熟识的。在这次市政选举中,作为社会党党员的施伟明所在的社会党籍的20区原区长卡兰德拉团队蝉联,最终施伟明成为主管工商业和手工业的副区长。

  施伟明1983年生于福建省福清市的农村,1999年,年仅16岁的他还没有初中毕业,受到蛇头的蛊惑,就懵懵懂懂随着当时的偷渡潮出了国,希望到英国这个想象中的天堂谋生。不幸的是,在从荷兰转往英国的途中,在法国边境线被法国警方截获,部分人被遣返,而因为施伟明是未成年人,根据当地法律,施伟明受到警方照顾,将其寄养在诺曼底一法国家庭中,3个月后,施伟明被带到巴黎,寄宿在蓬皮杜基金会所属的一个慈善孤儿院中。在经历了偷渡的非人折磨的旅程后,小小年纪的施伟明就学会了随遇而安。2002年,在他成人后被批准加入法国国籍。施伟明说,这个过程是怎么样的,连他也说不清楚。

  在获得法国籍后,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人根据自己的实力,2004年就在20区盘下了一家小的烟草专卖店。这种店只准许法籍人士经营。来光顾的客人基本都是当地的人。就是在经营中,施伟明学习并锻炼了自己的法语。在这之前,他只在蓬皮杜基金会下面的培训学校上过课,主要是训练一些餐饮商业用语。他很遗憾自己没有进过学校:“没办法,生存是第一位的。只能边干边学。”2009年,他卖掉烟吧,又在附近开设了一个餐馆。

  在2010年游行前,施伟明很少与当地的华商和华人社团接触,因为每天做工,家就在附近,所以两点一线。但是施伟明对自己的街区的事务还是非常关心的,2009年,美丽城举行春节庆祝活动,施伟明跑来做义工,开始接触区政府工作人员,并因此与20区区长办公室主任熟悉,并认识了区长卡兰德拉女士。而施伟明最关心的两件事是:法国中小企业的地位,华人在法国的地位。

  施伟明根据多年的经商体验认为,法国对待中小企业不公平。中小企业自生自灭,也没有税务优惠,遭到大企业的挤压,中小企业主生存艰难。在一个国家没有中小企业,这个国家的经济也没有活力。事实上,中国的发展就是很好的例子。巴黎20区的经济活力基本来自在该区的中小企业。2010年初,施伟明联合一些在美丽城的商家与区政府讨论,成立一个美丽城地区的商会,推动当地中小企业的发展,这个建议得到区政府的全力支持。就在“6・20”游行后不久,这个商会就在区政府成立,在美丽城经营花店的温州籍商人陈建国当选首任会长,施伟明被选为副会长。这个商会被视为联系商家与区政府的桥梁,在维护商家利益、推进地方治安改善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并取得不小的成效。现在,在美丽城经营餐馆的同样温州籍侨领姜金玉成为第二任会长,施伟明当选该会常务副会长。

  施伟明是2010年“6・20”和2011年“6・19”游行的组织和积极参与者之一。之所以参与发起并参与这些行动,就是希望华人团结起来利用当地法律依法维权。施伟明表示,“6・19”游行的起因是因为商会的常务副会长、美丽城大酒楼东主的儿子胡建明因为被抢者拍照取证被打,几成植物人。而法国媒体集体对此事件噤声。而就在此事件发生的前一个月,一个法国人同样情况被打伤,法国媒体集体报道了一个星期,而一个犹太人被杀,媒体报道了3个星期。而对华人的负面报道,甚至歧视报道却俯拾皆是。2012年11月21日,施伟明就和一群华裔青年在巴黎著名的《巴黎人报》总部举行抗议活动,抗议该报11日专号关于所谓在法华人“黑社会”的报道,称此报道有悖事实,同时也对华人在法国社会长期遭受的偏见表示抗议。为什么华人就这样不受重视,甚至歧视?华人的命不值钱?施伟明认为,根源就是华人在法国的地位低。虽然法国是一个讲究平等的国家,而事实上在生活中依然存在着等级差别和地位的不平等。要改变这种现状,那就是先改变自身形象,真正进入主流社会,从积极参政议政开始。

  在外人看来,施伟明一夜之间成为副区长,就好像天上掉馅饼一样,其实都是他辛苦工作挣来的信任。要加入区政府竞选团队,社会党内部要进行内部选举。施伟明正是以其勤奋的工作赢得了团队的信任。无论是区长卡兰德拉,还是美丽城联合商会会长姜金玉都对施伟明热心公益、勤奋工作给予赞许。施伟明在沟通政府、警方和当地居民,从而改善该地区的治安上,贡献良多。

  即使参加了选举团队,施伟明也丝毫不敢懈怠。今年3月5日,在巴黎20区美丽城施伟明在与其他三位同事张贴海报时遭到暴力侵害和种族歧视的辱骂。施伟明的脸部给打伤,鼻子被打得骨折,不得不伤休10天。巴黎市长竞选人伊达尔戈在媒体上进行了愤怒谴责,并立刻去医院探望了施伟明。因为当时《巴黎人报》记者把他的姓搞错了,把SHI,写成了CHI,所以很多人没能与施伟明对上号。因祸得福,施伟明也更受媒体和竞选团队的重视了。

  团队胜选后,施伟明被选为主管商业的副区长,这正是他的优势和他所希望的。他曾在竞选前社会党内部演讲时,面对部长、国民议会议员等,提出了自己推进保护中小企业立法的想法。他表示:法国有300万失业者,而有350万中小企业,如果中小企业多雇一个工人,法国哪里还有失业者?现在他欣喜地看到瓦尔斯新政府推出了为中小企业减税的措施,是个很好的消息,但还很不够。要在生存空间等各方面给予中小企业优惠。而华人商家大多是这类商家,最终将会在这方面发展上受益。

  作为副区长,能在更高的一个平台上为华人服务,施伟明感到高兴。他还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一朵鲜花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施伟明非常感谢旅法华人在这次市政选举中能积极踊跃投票,发出自己的意见。施伟明说,很多华人认为自己人数少,多一票少一票无所谓,事实上不是。今年的巴黎市第4区的选举,社会党以微弱多数胜选,和人民运动联盟只相差54票。54票就可以更改一个区的选举结果!华人有多少票呢?因此,相信自己的力量,积极以主人翁的姿态发声,这才有益于华人地位的提高,华人的呼声和诉求才能得到传达和重视。他认为,华人在法国的经济实力现在强了,软实力也要强。自然,做市政府工作也是一项“公益”事业,“从政一个是能力,更大的是责任。”施伟明表示,只要能为改善法国中小企业的现状和华人地位的现状作出自己的一份努力,他就心满意足了。(黄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