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咸鱼街腥味减 华裔硕士卖咸鱼成回忆

19
05月

马来西亚咸鱼街腥味减华裔硕士卖咸鱼成回忆 苏自立因父亲而投身咸鱼店卖咸鱼,在消费税实施前已结束营业。(马来西亚《光华日报》)

  中新网4月14日电 据马来西亚《光华日报》报道,马来西亚太平咸鱼街咸鱼店渐少,咸鱼腥味不再浓烈。

  太平大巴刹旁街道,以前太平人习惯称那儿为咸鱼街,因为至少有8间咸鱼店营业,但只剩下4间后,又随着老字号振昌行有限公司咸鱼店的66岁第2代老板决定退休,在消费税实施前已结束营业,咸鱼街从此又再少一间咸鱼店。

  振昌行有限公司东主苏自立受访时说,接手经营咸鱼店33年,是时候退下,留时间给自己过轻松的晚年生活。

  他表示,自己已完成了父亲的心愿,接手留下的生意,父子两人前后为咸鱼店打拼多年。

  勉强接受难闻腥味

  现年66岁的苏自立,早年毕业于新加坡南洋大学化学系,曾在霹雳班台一所英校及太平华联国中执教,后来再到英国著名曼彻斯特大学,攻读石油化学硕士学位1978年毕业。1982年,他的父亲苏昭祥因健康而决定退休,要他接管咸鱼店。

  身为化学硕士,苏自立左右为难。可是,考虑到大哥在学院当高级讲师,二哥是英校生不懂中文,在不想父亲为生意没有人接手而不安心,终于放弃自己的事业,当上咸鱼店老板。

  他说,咸鱼店每天都是咸鱼腥味,很难受,可是想到那是人民的美味食品之一,尽管难嗅,也要勉强自己去习惯那种味道。除了要接受味道,咸鱼店一大早就要开门做生意,因为靠近大巴刹,早上巴刹顾客多,每天早上7时就要开店。

  他说,说不累是骗人,但做生意就是争取人潮最多的时刻,过了黄金营业时间,人潮少时,可以稍作休息。

  回想当年,他说33岁时接手经营咸鱼店,什么都不懂,店内有多种咸鱼,让他难以分辨,因为差不多都一样。可是与咸鱼相处久后,才发现咸鱼虽有多种,但肉质却不一样。

  巫裔喜欢咸鱼料理

  苏自立说,早期咸鱼街有多达8间咸鱼店,可以说左邻右舍都是咸鱼店,或隔一条街。但大家各做各的生意,并没有恶性竞争,而60至70年代时,吃咸鱼的市民也多。

  他说,当时太平没有现在的繁荣,很多市民因为家境贫穷,都以咸鱼配粥或饭吃。当时的咸鱼,一公斤才几令吉,现在咸鱼可以说成了上等鱼,各种咸鱼价格一公斤至少20至30令吉。

  他说,以前市民要吃咸鱼就会来到咸鱼街,因咸鱼店集中,让他们有许多选择,这间不合心意,可以去另一间选购,非常方便。不过,现在咸鱼街咸鱼店只剩下3间而已。

  他接着说,以前罗里载咸鱼来店时,多数在晚上,罗里下货后,各店就忙着将一些郊区杂货店订的货准备,以便在最短时间送给他们。现在罗里却是在早上或下午来下货。下午5时30分过后,咸鱼街已沉静下来,与过去的热闹街景成强烈的对比。

  太平咸鱼的市场,以马来人消费最高,占70%,其次是华族和印族。巫裔在大节日时喜欢以咸鱼煮咖喱,尤其喜欢三板鱼、凤尾鱼、鲶鱼及石首鱼等,华裔则爱丹劳鱼及马鲛鱼。

  接手33年没遗憾

  他说,邦咯岛的咸鱼产量较少,主要是以江鱼仔为主,咸鱼多来自北马区一带。单是咸鱼就有十多种至20种,刚接手父亲的咸鱼店生意时,一切是从零开始。

  谈及结束生意,他表示因为不想让父亲失望所创设的生意无人接手,33年前毅然放下高薪工作,回到太平接手父亲生意,现在已66岁,不再是拼博的岁月,应给自己留更多时间休息,保持心境轻松。

  他说,父亲以前创业艰难,若在退休时无人接手,老人家会感到心痛。作为儿女者,很难体会父亲早年打拼的精神,他们的奋斗是为家为儿女,可是当儿女不愿接手时,对他们是一种创伤。33年前接手,66岁时宣布退休,没有遗憾。再说,儿女已长大有自己的事业,公司另两名董事也已年过70,因此选择结束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