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历史上的今天:华校生集会反英国殖民统治

19
05月

  中新网5月13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1954年5月13日下午,新加坡近千名华校中学生集合在皇家山公园旁的克里门梭路边的行人道上。这群列队的青年学子,没有手持标语或布条,他们在静候他们的代表,前往距那里不远的总督府,向英国殖民政府当局的代理总督,呈交要求给予中学生暂免被征召入伍当兵的“学生免役请愿书”。

  对于这项和平请愿的举动,官方却立即招来三辆镇暴队的警车,出动数十名辜加警员,在英国高级警官的指挥下,用警棍和盾牌殴打手无寸铁的年轻学子,造成数十人流血受伤,并逮捕了40余名学生。当天正是每年一度的全星华校运动会,在惹兰勿刹运动场观看比赛的同学们,听到请愿同学被殴打和逮捕的消息,纷纷涌出会场,奔向皇家山,直到靠近现场受到警察阻挡,才逐渐散去。这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全体社会的关注和哗然。

  新加坡自1819年莱佛士登陆后,就成为英国的殖民地。1942年日本挥军南侵,迅速占领了新马两地,暂时中断了英国人的统治。在日军占领期间,新马两地人民在马共的领导下,和英美同盟军配合,进行了长期坚苦的敌后抗日游击战,由于马共成员以华裔为主,因此参加和同情马共的华校生人数不少。

  1945年日军投降后,英军重返新马并恢复战前对新马的殖民地统治,但是经历了战争洗礼的新马各族人民,要求独立自主的愿望已被燃起,各种争取独立反殖民地的运动此起彼伏。为了巩固统治,镇压各种反殖运动,英国政府于1948年颁布了“紧急法令”,禁止各种公开集会和示威请愿,并宣布马共为非法组织,逮捕了数以百计的活跃分子。马共进入森林,潜入地下,蓬勃的反殖运动便沉寂了下来。

  在殖民地时代,英校和英校生受到政府的特殊照顾,不但校舍和设备都十分精良,毕业生的就业机遇也远远超过华校生。公务员的聘用,优先录用英校生,在公务员生涯中的职位升迁,也少有华校生的机会。当时唯一的高等学府――马来亚大学也以英语为教学媒介语,以英国剑桥考试文凭作为入学标准,而把绝大部分华校生排除于门外。这些受到特殊待遇的英校生,虽然在思想上,也受到国际反殖民主义思潮的影响,认识到殖民地制度中的不合理,但在现实生活中却也受益于现行体制,因此多数安于现状,缺少向殖民地制度挑战的动力。

  作为当年的华校生,不但得不到殖民地官方的肯定,还要面对许多当年行政措施上的歧视和排挤。他们人生的征程,只能靠自身的不懈努力和拼搏,才有生存和发展的机会。或许就因为将要面对这样的现实和环境,当年的华校生,在学校里,就通过组织各种学生课余活动,如组织歌咏队,舞蹈班,美术班,话剧组,和举办年终“叙别晚会”的演出,组织帮助贫困同学继续就读的“助学会”等等,学习了凝聚与团结同学的工作方法,经历了面对困难和解决问题的磨练,培养了对各种不同事物作探讨和认识的习惯,成就了许多后来在社会上的专才。

  这些华校生不但在思想上,而且在实践中,接触到当时制度的许多不合理,自然产生了希望推翻殖 民地的统治,建立独立自主家园的要求。因此他们敢于冲撞“紧急法令”,通过集体请愿的行动,来表达反对政府颁布的国民服务法令的诉求。

  警察攻击手无寸铁的青年学子,让民众感到震惊。学生虽然未能完成当日请愿的计划,却在社会上激起一阵反殖民主义运动的浪潮。以英校生为主的马来亚大学内的社会主义俱乐部,在五一三流血事件后,发表声明指责政府用暴力对付学生的行为。为了替五一三事件中被逮捕学生在法庭抗辩,学生们特别从伦敦请来女皇律师布里特为他们辩护,并邀请本地的李光耀和陈维忠律师协助。

  当年的李光耀代表被捕学生指出警方的无理,也在各种政治论坛,替学生讲话,转达学生的意见,因此受到学生的信赖,在华校生里树起巨大威望。他随后步入政坛,连同林清祥,杜进才等人,成立了人民行动党。

  反殖运动的影响力,也就由此从华校生扩大到受英文教育的圈子。1955年全星华文中学生联合会的成立,带动了各种社团和工会的注册和成立。这些新成立的和之前已成立的各种组织,都全面开展活动。在1955年,人民行动党在华校生大力的支持下,在大选中获得佳绩,成为主要的反动党。

  局势的发展,迫使英殖民地当局和新马两地的政党举行一系列的宪制谈判,让马来亚联合邦于1957年8月31日获得独立,也让新加坡于1959年实行内部自治。获得华校生全力支持的人民行动党,再次于1959年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踏上了结束英国殖民地统治的最后征程,为新加坡历史进程书写了全新的篇章。(本文作者是书店业者、上海书局前顾问陈蒙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