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政绩勉强“及格”专家称大选过后难有奇迹

19
05月

  中新网12月16日电 (程兰艳)日本第47届众议院选举尘埃落定,首相安倍晋三率领的执政联盟自民党与公明党斩获326席位,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日本政府与执政党将于24日召开特别国会,组建第3次安倍内阁。安倍有意维持原班人马,继续推进“安倍经济学”、解决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等堆积如山的课题。

  “安倍经济学”很难使日本经济走出低迷

  在日本众议院选举前安倍参加电视台举办的党首辩论节目时,曾对政权上台2年后的表现进行打分,安倍打出了67分(满分100分)。安倍向来自信,原本可以给出更高的80分或90分。但却加以克制,主动作出了分数勉强及格的自我评价。

  安倍第二次执政以来,日本企业业绩确实出现好转,失业率有所下降,而物价也终于开始上涨。另一方面,至关重要的实际工资却出现下降,个人消费也萎靡不振。这些都是安倍执政2年来的“政绩”。安倍也注意到选民的视线,不得不表示出谦虚。

  安倍经济学第一支箭是日本央行实施的异次元货币宽松带动日元贬值、股价上扬;第二支箭扩大公共事业刺激了地方经济。但是暂时的“强心剂”未能抵挡住今年4月消费税增税所导致的消费趋冷。日本内阁府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GDP已经连续两季度负增长,开始陷入持续性衰退。

  第三支箭――增长战略方面,作为核心的法人减税现已决定从2015年度开始实施。即使日元贬值,日本的出口也没有增长,生产也没有增加,日本国内设备投资增速放缓。“安倍经济学”难以使日本经济走上兼顾增长和财政重建的正轨。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副所长杨伯江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本次选举安倍实现将任期延长2年,但是在未来几年里,自民党的执政难以取得“优秀成绩”。

  杨伯江指出,日本经济结构性矛盾成因复杂,短期内很难解决。“安倍经济学”很难使日本经济走出低迷,实现顺利增长。

  “修宪”企图面临巨大挑战

  当地时间15日下午,安倍在自民党总部举行记者会,表示出希望积极修改宪法的想法,他说, “修改宪法是自民党建党以来的夙愿,我作为自民党总裁,将会为此做出努力。”事实上,安倍14日晚就迫不及待对媒体表示有意修改宪法,“完善解禁集体自卫权后的安保相关法制”。

  但是,执政伙伴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则在网络节目中呼吁慎重行事。山口表示,修宪“取得国民的理解是很重要的,不要冒进而应当切实讨论”。

  杨伯江分析称,修宪是自民党1955年结党以来的一贯目标。作为这一保守政党的一员,安倍本人更加不会放弃这个目标。而安倍迅速将修宪提上日程,则面临着困难。

  在日本,修改宪法需要国会参众两院2/3以上赞成票。安倍领导的执政联盟虽然在本次选举中斩获众议院2/3以上议席,但是从一年半之后,即2016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来看,观察日本国内历届选举的规律,因安倍执政联盟在2012年和2014年连续两次赢得众议院选举一般的选民便会产生“钟摆效应”,开始对反对势力给予关注。自民党能否获得2/3的席位还是一个问号。

  杨伯江进一步指出,从现在开始到2016年7月的一年半之间,自民党的执政并不会取得优秀成绩。所以,自民党更不可能赢得2/3的席位。可以说,安倍的修宪企图面临很大挑战、很大障碍。如果一年半以后“安倍经济学”确实无法解决日本的经济难题,那么选民将投反对票。

  安保议题拉低内阁支持率

  安倍在11月21日解散众院后的记者会上曾表示,集体自卫权也是争论焦点之一。安倍身边人士亦指出“既然演讲中也有所提及,在野党事后就不能(批评)说没有作为争论焦点。”他还透露安倍这样做的用意在于,只要能赢得选举继续执政,就可以视为在安保政策上也获得了选民的信任。

  对此,杨伯江分析,安倍政权会完成既定的安全军事课题,比如说在突破集体自卫权方面,2015年上半年将推动国会相关法案的修订,使集体自卫权的行使落到实处。但是本次选举结果不能说明安倍政权的安保政策得到认可。

  杨伯江指出,日本选民实际上面临着无奈的选择。从约52%的投票率来看,这次可以说创下了日本战后选举投票的最低纪录。约48%选民放弃了选票,而放弃选票的选民当中,流动票、浮动票是占很大比例。投票选民也是一种无奈选择,因为在野党“不成器”,选民没有办法、没有选择,最后选择了自民党,这并不意味着自民党的外交安全政策、尤其是安全政策得到认可。

  2013年12月,安倍政权强行成立《特定秘密保护法》时,安倍内阁的支持率首次跌破50%。2014年7月,安倍内阁做出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后,支持率降至43%,跌至2012年12月第二次安倍内阁上台以来的最低谷。

  杨伯江还指出,这两次比较大的内阁支持率下跌都和安保政策有关。只要一提安保议题,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便会下滑。他进一步指出,安倍未来落实集体自卫权时,也可能面临内阁支持率大幅滑坡风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