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外交奥巴马主义浮出水面 仍追求独霸地位

19
05月

   《�t望》文章:“奥巴马主义”浮出水面

  “奥巴马主义”新瓶装的仍是美称霸世界的旧酒,目标太大与实力相对不足的矛盾难以从根本上得到缓解

  文/尚鸿

  打着“变革”旗号入主白宫的奥巴马上任百日,在对外政策方面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其外交理念和风格令世人耳目一新。4月22日,美国务卿希拉里在美众院听证会上将奥巴马政府对外政策概括为“伙伴关系、实用主义和原则性”。“奥巴马主义”已露端倪。

   奥巴马主义“一二三”

  “奥巴马主义”正在形成当中,其内容和特征尚未充分显现。但从奥巴马提出的外交理念和政策举措看,“奥巴马主义”摒弃了“布什主义”的基本做法,从反恐第一走向经济优先,从单边主义走向多边合作,从滥用武力走向对话磋商。

  首先,紧扣“一个中心”――遏止金融危机的蔓延和深化。发端于美国并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严重削弱了美国的实力和信心,应对金融危机不仅事关美长远发展,也事关奥巴马执政地位。美国家情报总监布莱尔在2月12日向国会提交的《2009年度威胁评估报告》中,将金融危机及其地缘政治影响列为美“首要安全关切”。为此,奥巴马大大提升了经济安全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对内加大政府对经济的宏观管控,推出一系列刺激经济增长方案;对外呼吁加强国际合作,共渡时艰。他高调出席20国集团伦敦峰会,对其他国家提出的政策主张持相对开放态度,使会议在刺激经济发展和加强金融监管等方面达成共识。

  其次,抓住“两场战争”――“负责任地”从伊拉克撤军和打赢阿富汗战争。奥巴马虽在战略上调整了布什政府“反恐优先”的做法,但仍强调恐怖主义是美面临的“严重威胁”。相继推出“伊拉克新战略”和“阿富汗-巴基斯坦新战略”:一是以“负责任”的方式结束伊拉克战争,将反恐重心逐步转向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集中力量打击“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武装。二是调整阿战目标,由强调“民主”转向突出“安全”。通过综合运用军事、外交、援助等力量工具,多管齐下,“瓦解、铲除和击败”盘踞在阿、巴境内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武装,使其不再成为恐怖分子的庇护所和向美发动进攻的基地。三是寻求国际社会特别是北约盟国的支持。奥巴马推动北约峰会同意在今年8月阿富汗总统选举期间,向阿增派3000人战斗部队和1400~2000名教官,以确保阿选举的顺利进行。

  再有,突出“三个重点”。

  重塑美国际形象。布什穷兵黩武的对外政策使“美沦为世界上最不受欢迎的国家”。奥巴马上台伊始即宣布在一年内关闭关塔那摩监狱,将对外援助增加一倍等,以展示其重塑美国际形象的决心。他努力修复因伊战而受到损害的美与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关系,称“在过去数年中,美和伊斯兰国家之间出现了信任危机”,但强调“美不是伊斯兰国家的敌人”,“美绝不会,也永远不会和伊斯兰国家发生战争。”

  努力构建“全面接触”的新型国际关系。奥巴马表示,将致力于打造一个“伙伴多、敌手少”的世界。“百日新政”期间,奥巴马政府突出了与传统盟国合作、与“新兴大国”接触、与“敌对国家”对话的务实外交风格。

  广泛参与解决全球和地区性问题。奥巴马一改布什在国际事务中恣意妄为的“牛仔作风”,努力向世人展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奥巴马承诺美将积极参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在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他4月5日在布拉格发表讲话,呼吁建立“无核武世界”,被世界媒体称之为“革命性的爆炸消息”。奥巴马相继任命中东问题特使、阿富汗-巴基斯坦问题特使、朝鲜问题特使、苏丹问题特使、气候问题特使等,具体负责运筹解决上述热点问题,“特使外交”成为奥巴马政府对外政策的一个“亮点”。

   奥巴马主义4个基本特征

  特征一,在单边主义和多边主义的关系上,突出多边主义。奥巴马政府摒弃了布什政府“单边主义”的对外政策,更加强调国际协调与多边合作的重要性。奥巴马认为,“美在21世纪面临的主要问题和威胁无法通过一个国家单独解决,甚至无法通过与传统盟友的合作得到解决,而是必须通过与大多数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合作来解决。”他选择其竞选时的主要外交顾问苏珊・赖斯担任美常驻联合国代表,并将其地位提升至内阁级,显示对联合国等多边机构的重视。

  特征二,在硬实力和软实力的关系上,突出软实力。奥巴马继续加强硬实力的建设,提出要打造一支“21世纪的军队”。他表示,“战争是残酷的,但在一定条件下却是“最正确的选择”。4月12日,美海军在索马里海域“亮剑”,成功解救被海盗劫持的菲利普斯船长,显示奥强硬的一面。但奥巴马更多强调,“实力本身并不能保护美国,也不允许美随心所欲。”“美安全来自于事业的公正性、以身作则的示范效应和保持适当谦卑和克制的品性”。他上台伊始即推出“巧实力”外交理念,强调要把外交置于武力之上。

  特征三,在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的关系上,突出非传统安全。布什政府时期,美在力量建设和部署上从长远看主要是应对大国崛起等传统安全威胁。而奥巴马政府则努力在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之间寻求平衡,一方面继续对大国崛起保持高度警惕;另一方面则加大了对非传统安全的关注和投入。美国防部近期发表的《四年任务与使命评估报告》,提升了非常规战争在美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并就如何打赢非常规战争进行了谋划和设计。4月7日,盖茨宣布他将对2010财年美国防开支的重点作出全面改革和“根本性”转移,削减多项大型武器研发和购买项目,加大对特种战、网络战、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的投入。这表明美军事战略重点已由传统的以打大规模常规战争为主转向兼顾应对恐怖主义和小规模局部战争。

  特征四,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关系上,突出现实主义。奥巴马继续高举民主党的理想主义大旗,声称“美真正的力量并非来自武力威胁或财富规模,而是来自理想的持久力量,即民主、自由、机会和不屈的希望”。但他更加强调理想主义目标与现实主义利益的统一,批评布什政府以武力更迭他国政府、秘密设置“黑狱”等行径与“推进民主”的目标背道而驰。希拉里明确指出,美外交的基础是“原则性和实用主义的结合,而不是僵硬的意识形态”。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琼斯称,“奥巴马是一位现实主义者,他知道美必须按世界的本来面目与它打交道。”

   如何看待奥巴马主义

  “奥巴马主义”的实质仍是维护和强化美“一超独霸”地位。美国家利益、扩张主义传统和“救世主”心态,决定了奥巴马政府将继续把维护和强化美“一超独霸”地位作为美对外政策的首要目标。奥巴马称,“在付出数千人生命和数千亿美元的代价之后,很多美国人可能想要着眼于国内,放弃美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这是一个我们绝对不能犯的错误。”目前看,奥巴马对外政策调整主要是战略布局和策略手法的调整,而非战略目标的根本改变。他强调“接触、对话与合作”也不是要放弃美“领导地位”,只是要改变美领导世界的方法,即“通过榜样和行动来领导世界”,以便在实力相对下降的情况下,通过“分担风险”和“外包责任”,实现美称霸世界的战略目标。

  “奥巴马主义”在策略手法上具有明显的“均势外交”特征。纵观历史,美国在实力不足或相对下降时,往往会推行均势外交政策。希拉里2月访日时明确表示,“美在外交方面需要平衡与和谐”。一是“责任”的平衡。美一些人认为,欧亚国家曾搭乘美“便车”实现了稳定与繁荣,现在是为美“分担责任”的时候了。美高官频繁出访的主要使命之一就是说服和敦促欧亚国家在金融危机、反恐战争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二是手段的平衡。奥巴马政府将国防、外交、发展并列为美对外政策的三根支柱,旨在在确保美军绝对优势的前提下,强化外交和发展的地位与作用。三是地缘的平衡。随着世界力量重心东移,奥巴马政府加大了对亚太地区的投入。希拉里作为国务卿首访亚洲,就是要向世界发出一个信号,“美不仅是一个跨大西洋力量,也是一个跨太平洋力量。”与此同时,奥巴马、拜登、希拉里等美高官频繁出访欧洲,也凸显了奥巴马政府对欧洲的高度重视。此外,奥巴马政府对中东、拉美和非洲也给予了一定关注。

  “奥巴马主义”在扩张性和冒险性上有所收敛,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缓解美面临的战略困境,有助于世界局势的总体稳定。对美国来讲,奥巴马通过收缩战线、转嫁危机,使美国际形象和战略处境有所改善。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奥巴马上任3个月的施政满意度为63%,是1977年以来美施政满意度最高的总统。对世界来讲,奥巴马对外政策总体上有助于世界局势的稳定和热点问题的解决,有助于推动国际社会在全球性问题上的合作。目前看,世界各国对奥巴马的对外政策总体持欢迎态度。

  “奥巴马主义”受诸多因素掣肘,其前景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其一,美外交面临一些“难解的死结”。如巴以争端由来已久,牵涉各方重大利益,美几任总统都束手无策。奥巴马虽频频向伊朗释放善意,但表示绝对“不能接受”伊朗拥有核武器。美俄结构性矛盾突出,奥巴马在一些关键性问题上并未作出实质性让步,称美将继续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不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支持“北约大门朝所有欧洲民主国家敞开”等。其二,美国内金融危机继续蔓延和深化,将牵制奥巴马政府在对外政策方面的投入和精力。其三,尽管民主党掌控两院,但奥巴马政府对外政策决策和执行过程仍将受到共和党、利益集团和媒体等因素的牵制。其四,最根本的原因是“奥巴马主义”新瓶装的仍是美称霸世界的旧酒,目标太大与实力相对不足的矛盾难以从根本上得到缓解。□(作者为中国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w/sd/2009-05-04/120917740941.shtml